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,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处相思,两处闲愁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偶然间读到了这首词,突然好想你。

连续下了几个星期的雨,整个人都变得很抑郁了。这里快节奏的生活让我无法喘息,学习、生活上的压力渐渐让我迷失了方向。我开始对着一堆有着密密麻麻文字的书发呆;我开始心烦意乱的乱涂鸦,圈了又圈,最后在一团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大黑团里停笔,扔下笔,走出房间,停在了走廊的尽头。

不知道是突然驶来的大巴,还是正掉头的大卡车,还是下的正猖狂的雨,竟惊起了一大群鸟儿,本就很昏黄的天空,在它们的遮盖下,显得更加的暗,心情沉入了谷底。雨滴洒落在树叶,与树叶擦出了火花,沙沙作响,在本就心情很烦躁的我听来,就像是一场无人指挥的音乐会,聒噪乏味,是人想逃之夭夭。看着那一幢挨着一幢的建筑 真令人头晕目眩,原本可以很开阔的视野,突然多了那么多东西,就像原本很空旷的房间,被莫名奇妙的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,那感觉让人想尖叫的发怒:“这都是些什么鬼!”

我突然好想你,突然很想念在你身边时的那种宁静与安心。我深深记得在我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,只要抬头,不管是窗外还是眼前,总能看见青山绿水,而不是满眼的高楼红瓦;每次我想拥抱大自然,总能感受到你送给我的满怀芬芳,漫山遍野的绿意,而不是被囚禁在这样一块暮霭沉沉之地;每次下雨的时候,总能静静的看流水顺着瓦的脉络流淌下来,然后习惯性的用手接住,而不是只能抬头仰望天空,厌恶的望着那不知道是由什么东西凝结而成的雨水;每次只有在白天才会听见那些来来往往车辆的喧嚣,而不是一天到晚听着那些可恶的叫嚣。

我想念你的悠闲与稳重。细雨蒙蒙的清晨,雨后初晴的黄昏,在你那边的人们总是能在亲水平台看见他们悠闲散步的身影。而这边,我只能看见他们匆忙冷漠的背影,渐渐的,我也加快了脚步,甚至奔跑,但慢慢的,我发现我已经精疲力竭,但我仍在透支着我的精力和气力,我像个机器一样,每天重复的做着每一项任务,然后忘了我是谁和最初的欢喜。

突然好想你,在每一个害怕叫嚣的夜里;突然好想你,在每一次眼泪嘲笑的昏暗里;突然好想你,在每一天烦躁猖狂的雨天里。我突然好想回到你身边,在重温一次昔日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得”的日子。

是否要等到苍山负雪,浮生尽歇,我才能回到你身边?

我突然好想你,却只能想你。

歌名 - 歌手
0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