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许清鑫
主播:刘春

当这个世界还小的时候,我们也都一样,总认为自己的那片夜空的皓月星辰最独一无二,也曾幻想过自己的那片蓝天有过鲸鱼出没,就像《大鱼海棠》里的那个场景一样。然而,那些断片的片段被保存在了一个叫做“童年”的盒子里。

当我还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孩子的时候,总有那么一个人为我的童年画上完美的句号。

也许是受性情的影响吧,爷爷选了安静的一隅建了房子,傍山而居,山脚下是大片的土地,爷爷待它们就像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他生前每天都会花大把的时间在田间游走,捉捉虫子,施施肥料,除除杂草,锄头的起起落落间尽显他对那土地爱的深沉。他还特地在房前屋后收拾了一片空地,种上了他最爱的花草,每到花开的季节,那片便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
他还在田边种了很多春天树,那是一种很香很香的树,它们的叶子可以食用。每到春天,爷爷就会拿一把很长很长的木梯,搭在春天树上,然后拿着长钩把那些叶子一簇一簇的钩下来。我站在树下,看着那些叶子一簇一簇的飘下来,说不清那究竟是有多美丽,但我唯一能确定的是,往后的那些时光里,我再也没有看见过那样美丽的场景。爷爷弄好了叶子,便是把它们拿来切碎了和鸡蛋一起炒着吃,它们的香味完全掩盖了鸡蛋的腥味,吃完后满口留香,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,那是童年最亲切最无法忘怀的味道。至于多余的叶子,爷爷则会把它们都切碎了然后晒干,等到腊肉熏好后,再拿出来和腊肉一起炒着吃。完全不用担心会很油腻,因为那些叶子会很好的将那些多余的油给吸收,你吃到的只会是裹满叶子碎的肉片。香而不醉,油而不腻。

说到熏腊肉,爷爷可是熏肉的一把好手,他熏出来的肉总是有一股淡淡的木香。每到熏肉的时候,爷爷总是会带着我到山上去找香柏树,那是一种很香的树,上面会有很多小的果子,听爷爷说,那种树熏出来的肉很香,我想他是对的。当然,还有比寻找香柏树更有趣的事情,那就是大冷天的在火堆旁烤食物吃。由于多年在同一个地方烧火,所以熏肉的地方便留下了很多木灰,爷爷总是会在那堆木灰里埋上几个红薯和土豆,有时候甚至是一只用泥巴包裹的鸡,一边熏肉的同时,一边给那些食物加火灰,你能想象当时的我有多馋么?我很庆幸家里当时只有我一个小孩。

其实,除了这些,也还有很多好玩的啊。爷爷偶尔会在他的小花坛里抓几条蚯蚓,然后带着我去江边钓鱼。我深深的记得,那时候的清江还没有被开发,所以我可以站在用石头铺成的江滩上玩耍,每当起风的时候,江水就会被风吹到岸上,我总是会去淌那个浪花,然而,爷爷就在不远处平静的水域里钓着他的鱼。但是呢,偶尔的恶作剧还是不能少的,我会拾起一块石头,小心翼翼的跑到爷爷后面,然后扔到水里,溅起的浪花吓了爷爷一跳,我则跑到一边咯咯笑个不停。爷爷却也不责怪我,只是说我调皮,然后装作很遗憾的样子,跟我说今天可能没鱼吃了,一听到吃不到鱼,马上耷拉个脑袋,挪到爷爷旁边乖乖的和爷爷坐等,看我安静了,爷爷笑了,不久,鱼也上钩了。回到家,爷爷便用他最爱的土灶,给我炖了最好喝的鱼汤,依然是淡淡的木香。

如今,多年过去了,树还在,花还在,而故人却早已不在。曾经嬉戏玩耍的河滩已成了人们饭后散步的清水平台,每当走到那里,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儿时和爷爷在一起的情景。曾经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俨然已经长成了他们所谓的大人。偶尔也会时不时地问自己:“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啊。那些宛如指间的流沙,随时间慢慢流走,想抓却怎么也无法抓住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啊。”“那是童年啊。”所幸的是,还好有那么一个人为我的童年画上了完美的句号。

炊烟
作者:许清鑫 主播:刘春 某天看到了一篇文章,忘了题目,但唯独记得那个问题:“如果再给你一次
突然好想你,却只能想你
作者:许清鑫 主播:佳艺 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,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处相思,两处闲愁,才下眉头,
添加评论

Comments | NOTHING

最美的时光遇见了你